张锐强做客“精读堂”讲杜牧——揭示晚唐才子的人生境遇

2021-07-19 15:08  来源:贵阳日报

  嘉宾名片

  张锐强,河南信阳人,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齐鲁文化之星。先后获得齐鲁文学奖、泰山文艺奖、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山花》杂志双年奖。曾在央视七套“讲武堂”栏目开设“名将传奇”和“书生点兵”系列讲座。从军十一年,三十岁退役后写小说。在《当代》《人民文学》《十月》发表长中短篇小说两百万字。多篇作品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以及年度选本转载。著有长篇小说《浪淘沙》《钱眼》《杜鹃握手》,非虚构作品《诗剑风流——杜牧传》等十余部。

  日前,由贵州省作协、贵州文学院、贵州人民出版社、贵州千翻与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单位联合主办的最新一期“精读堂”举行。此期精读的对象,是晚唐大诗人杜牧。

  主讲嘉宾张锐强先生曾在央视七套“讲武堂”栏目开设“名将传奇”和“书生点兵”系列讲座。在精读堂讲座上,他总结了杜牧的一生:“出身名门”却“家道中落”、“身居高位”又“怀才不遇”。

  知人须论世。讲座开始,张老师首先介绍了杜牧的家世。杜牧出身于官宦世家,远祖杜预有“杜武库”之称,谓其学识渊博,如武库兵器,样样俱备;曾祖杜曾官至西河(今山西汾阳)太守;祖父杜佑位极人臣,著有政书《通典》二百卷。杜牧的父亲杜从郁以门荫入仕。唐德宗贞元十九年(803年),长安大旱,杜牧出生于长安城中的安仁坊内。

  “杜牧的童年记忆有两种味道,书香和药苦。”张老师说。“书香”是指杜家“万卷书满堂”;“药苦”则是指其父杜从郁身体不好,家中经常弥漫着熬药的味道。遗憾的是,那些药并未能有效地延长杜从郁的生命。杜牧不过十五岁,家中的顶梁柱轰然倒塌,杜家安仁坊内的三十多间房子,全部变卖或者抵押给了债主。杜家无处立足,便栖居延福里的家庙中。杜牧与小他四岁的弟弟杜顗只能吃野菜度日,晚上甚至连照明的蜡都没有。困苦中的杜牧并未屈服,他尽力照顾年幼的弟弟,两人一起读书仕进。

  张老师说,杜顗自幼多病,视力不好,怎么样既保护弟弟的眼睛,又不荒废他的学业呢?没有办法,兄弟二人只能抓紧时间,趁天明读书背诵。晚上哥俩再默默记诵刚刚读过的书。“文学家杜牧的童年生涯,又增加了两个关键词:饥饿,黑暗。而且这种悲惨经历并非一天两天,而是整整三年。”张老师说。

  杜家兄弟二人的努力,在唐文宗大和二年(828年)收到成效。这一年,杜牧参加进士科考,金榜题名。依唐代律法,进士及第者全家免除徭役。一旦进士及第,便可以享受五品以上官员才有的权利。重视进士科是当时官场上的普世价值,也因此,每科进士仅录取三十名左右,甚至还有一人不取的例子。

  “杜牧最厉害的成绩并非中进士,而是高中制举。所谓制举,即‘制诏举人’,是以皇帝名义专门举办的选拔人才的考试。其他贡举都以尚书省的名义举办,制举显然要高其一头。”张老师说,那一年是大唐最后一次制举考试,共设三科: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详娴吏理达于教化科、军谋宏远堪任将帅科。杜牧参加的是第一项。

  张锐强说,唐代进士及第也只是获得出身,不能马上出仕,很多官员要么二十多年没等到官位,要么六十多岁还只是个县尉。而杜牧被马上授予官职,且此后一马平川,最终卒于中书舍人任上。

  接下来,张老师通过杜牧的诗词来勾勒其宦迹,以及他的诗人风流。《寄扬州韩绰判官》,几乎可以说是扬州的历史文化名片;在黄州(今湖北黄冈)担任刺史期间的《赤壁》,让千年之后的黄冈依旧为杜牧和苏轼的到来而感到荣幸……苏轼与他崇敬的前代诗人杜牧穿越时空的交流,不仅仅在于赤壁,也在于荔枝。四川荔枝对阵岭南荔枝: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作为诗人,杜牧最大的风流,便是用诗句作为钉子,将无数文化地标牢牢地嵌入后人的记忆。”张老师说。

  “但通读其作品,总感觉杜牧怀才不遇,是个失意的战略家。事实上,杜牧对《孙子》的注释被列入《十一家注孙子》,跟曹操和梅尧臣同列。”张老师说,杜牧的理想是出将入相,而朝廷看重他的文才史才,并非将相之才。两《唐书》本传称杜牧“刚直有气节”,“气节”二字杜牧当得起,“刚直”恐怕不匹配。“杜牧绝不与恶同流,更不会为虎作伥,但只是在内心抗拒,行动、语言都不会多。即便在言官的职位上,职责所系,他也很少开口。而且,在黑暗饥饿的童年时期,杜牧对家人而言就是顶梁柱。他无法承担失败的风险,因而处处小心谨慎,明哲保身。”张老师说,杜牧那些棱角已经被他自己主动磨钝。故而,杜牧的“怀才不遇”,也是其性格使然。

  记者:郑文丰文/图

作者: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