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读堂”讲座选·第二卷 | 与18位作家一起探寻他们“正在重读”的经典

2022-05-10 10:42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

  

  ◆精读“精读堂”,精读作家们眼里的那些经典。

  ◆所谓经典,就是那些“我正在重读的书”。

  ◆精读经典,探寻它的维度,触摸它的纹理。

  意大利当代作家卡尔维诺说,“经典是那些你经常听人家说,‘我正在重读’而不是‘我正在读’的书”。《梦在光芒与幽暗的交界:“精读堂”讲座选(第二卷)》内容遴选自贵州文学院创办的“精读堂”系列讲座讲稿,其中包含18位作家、画家、电影人对经典作品的精细解析,即是他们“正在重读”经典的独特体验。

  本书旨在将“精读堂”文学艺术讲座现场还原成文字,以重读“精读堂”、精读“精读堂”的方式,再次接近那些经典。这本书的出版也将是一次读者与作家们一起走进经典的精彩纷呈的探寻之旅。

  “精讲堂”启动词

  (代序节选)

  文|戴冰

  非常感谢大家能来到这个启动仪式的现场!

  借这个机会,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精读堂”创办之初的一些想法。现在倡导全民阅读,有关阅读的活动和平台非常多,各种媒体有关阅读的报道也特别热闹,这当然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阅读这个行为和这个词本身都是中性的,并不带有任何立场和价值取向。

  事实上,从阅读方式上说,各种快餐式的、片段式的、浅尝辄止或囫囵吞枣式的阅读对大部分人来说还是一种常态,这里面也包括我自己;另外,从内容上说,电子技术高度发达,阅读平台越来越方便快捷,致使良莠不齐的文字甚至垃圾也在实际上充斥着我们的阅读生活。在这样一种阅读背景下,倡导读什么书,倡导一种怎样的读法,也许才是一件更为重要和更为迫切的事情。于是,我们整合各方资源,打算成立一个以“精读经典”为宗旨的讲堂,也就是今天的“精读堂”。“精读堂”在方法上倡导精读,在内容上推荐经典。

  “精读”这个词,应该包含着两个基本特征,那就是挑筋剔骨、细嚼慢咽。只有经典才经得起这样的精读,也只有这样的精读才不至于辜负了经典。从本质上来说,精读才是阅读的三昧,是阅读的无上咒、无等等咒。没有精读,阅读其实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假象,所谓以书遮眼而已。

  “精读堂”的基本运作方式,就是每个月邀请一位主讲嘉宾,对一个经典作家,或者一部经典文学作品,进行精细解析,尽可能体会和传递出作品背后的匠心与创意、技艺和思想,以此达到深入理解经典的目的。

  任何事情都是做起来容易,坚持下来难,“精读堂”自不能例外。所以我们特别希望社会各界能够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支持,能够让“精读堂”为那些真正喜爱文学、喜爱读书的朋友们提供一种持久的、高质量的专业服务。

  专家评论

  ◆马原:阅读经典,邂逅最伟大的心灵。

  ◆欧阳黔森:阅读经典,涵养心灵。

  ◆李浩:我更信任写作者的专业推荐,在这里,他们谈论的都是他们最为珍重的经典,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给我们提供了重要的不同和启示。我觉得,它或许应是本试图写作、试图真正理解写作的人的必读书之一。

  

  精彩书摘

  周之江:一千多年过去,我们今天来谈《兰亭》,还有一层特殊的含义,是因为我始终觉得,文化总是流动不居,总是在变化,与时俱进,绝没有一成不变的传统。

  曹琼德:如何从自己的身边寻找艺术的支点并且从中提取出自己的独特风格,这一点对每一位从事艺术创作的人都是最为重要的,并且是唯一的创造之路。

  冯艳:用摄影机挑起“动作”,不仅使每一位被摄者全力以赴地去演绎自己的人生,同时,也正因为如此,原一男的影片具有一股震撼人心的力量,使每一位观者都无法置身事外。

  丛峰:技术设备的普及,今天已经为我们提供了绝大的可能,让任何一个业余者都可以无愧地成为电影作者,即使是手机,作为个人表达和社会表达的工具,都足以满足需要了。

  李钢音:河流,是沃尔夫小说中一个很重要的意象,几乎也是他对时间、记忆、生命历程和人类生活的一种理解。

  张建建:一部小说,由于其多样性的拼贴的写作方式使得文本呈现为内容蕴含富饶的思想与情感的仓库,也因为它的诗意写作姿态而构建起一个富有想象与沉思的世界。

  董重:一个好的艺术家一定是从艺术史里面成长起来的,他不是从天而降的,他的功力应该能从阅读艺术史上面体现出来。

  王华:《追风筝的人》一书中的风筝这种意向非常棒,事实上,我们的一生就像放风筝,我们的各种欲望、各种感情,我们或好或坏的足迹,我们高尚的或者卑劣的灵魂……虽然看似可以被抛弃在身后,却永远被一根线连着,而线的另一头,是我们牵着的。

  李飞:海龙囤到底是什么?它的前身是一座抗蒙山城,是一座由政府和当地土官共同营建的国家防御工程;后期,它是地方土司和中央王朝对抗的大本营。

  夏炎:我觉得基于社会学图像的运用,来对绘画进行系统性的分析,剖析绘画创作的动态、图像方式和符号方式,以及确立未来构建的新结构和新秩序,是十分必要的。

  甘霞:饮茶既是一种日常生活,也是一场审美体验。饮茶即修行,修行即修心,无心之人,亦无茶。原来茶道的本质在于我们本身,而不在外。

  赵卫峰:诗歌文本的盖棺定论通常是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检验,而问题在于,诗人与读者关于诗歌的阅读、理解,却又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动态的。

  李剑锋:所以艺术家不要轻易被潮流左右,要在纷繁中做回自己,而不是成为他者。

  闻中:人是这样子的,眼睛一闭,世界就消失;眼睛一睁开,世界就出现。这叫“闭目见空,睁眼看色”。这个色和空就在我们眼睛的一睁一闭当中进行了非常重要的转化,感官世界,原本起于感官的运作。

  张晓雪:从语言的艺术性、语言的意外和张力,内心的关联度和新诗对求新意识的追求来看,七十六年前的穆旦已经完成了我们现当代诗人对新诗的那种探索和追求。

  张锐强:杜牧的童年记忆有两种味道:书香和药苦。

  钟硕:爱是余秀华诗歌里出现频次比较高的一个主题。这首《爱》语言和意蕴传递自然,收放得体。保留了自古以来汉语诗歌的抒情传统,同时又引人去思考和感知爱的本身。

  余未人:在大西南的崇山峻岭中,有一个历经苦难的民族——苗族,他们没有留下传统的文字,却是用古歌和史诗,将自己的历史文化口传到今天。

  《梦在光芒与幽暗的交界:“精读堂”讲座选(第二卷)》目录

  周之江/门外说《兰亭》——兼及传统的继承和创造问题

  曹琼德/游离于一切流派的牧歌作者——俄罗斯画家马克·夏加尔

  冯艳/摄影机的两种“介入”——冯艳眼中的小川绅介和原一男

  丛峰/伊西多尔·伊祖与字母主义电影

  李钢音/谁不曾像尤金一样活着并成长——托马斯·沃尔夫和他的《天使望故乡》

  张建建/时间的漩涡犹如那一处哀伤的息壤——托卡尔丘克《太古和其他的时间》

  董重/身体之外——对我影响至深的五位艺术大师

  王华/我们命里的那些风筝——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李飞/海龙囤:一本无字之书

  夏炎/基于社会学图像的当代艺术

  甘霞/站在茶席旁的天心——解读冈仓天心《茶之书》

  赵卫峰/梦在光芒与幽暗的交界——海子的诗歌谈片

  李剑锋/光与微尘下的孤独——莫兰迪绘画

  闻中/《薄伽梵歌》的人生哲学与现代人的生活

  张晓雪/诗歌的玫瑰——穆旦

  张锐强/十年一觉扬州梦——杜牧的诗兴风流与中国人格

  钟硕/为了爱和敬畏——余秀华的诗歌

  余未人/活在民间的远古英雄

作者: 编辑:郭邱磊